湖北诗人  > 所属分类  >  新诗   
[0] 评论[0] 编辑

余地:死亡的火种(组诗)

死亡的火种(组诗)
   
 作者:余地
  
  〈只有生命中的青铜是不朽的〉
  
  只有生命中的青铜是不朽的。那些锈斑
  被雨水不停地冲刷,我所有的耻辱
  它们已经进入了我的血液
  这些阴暗的花朵,在我的皮肤上
  疯狂地生长,一种邪恶的美
  足以熄灭我的眼睛,这个世界上的
  唯一的灯盏。它们的根
  紧紧地缠绕着我的心脏,一只只野蛮的爪子
  抓住了我。这不是一种疼痛
  因为恐惧已经到来,我却四肢麻木
  一无所知。仿佛一个病人
  躺在手术台上,等待着一把把刀子
  将自己慢慢地切割。然而暗红色的血液
  正在渐渐地滴干
  只有花仍然盛开着,在它们的下面
  一座巨大的废墟保持着沉默
  因为它拥有一切,犹如一个君王
  将所有的生命,掌握在自己的手中
  是什么在支撑着它?就像一只手
  托起了一个地球。一切正在腐烂
  包括花朵的香气,都在消失
  只有一块青铜,在最后一刻
  从我的体内
  破土而出,它的光芒
  使大地一片漆黑
  
  〈一个突然死去的人是残忍的〉
  
  一个突然死去的人是残忍的,就像一场迅速到来的暴雨
  淋湿了我的身体。来自另一个女人的痛哭
  开始使一切变得更加可笑,也使我
  怎么也笑不出来。因为我拥有的一切
  已经被一个死者毫不犹豫地抛弃
  什么也没有留下。一具令人难以容忍的尸体
  此刻,它躺在冰冷的地上
  犹如一个幼稚的童话,省略了过去和现在
  剩下的只有未来。一切躲在一张面具后面
  除了一根细线,我看见的只有空气
  它从我的脸上傲慢地跨过去
  然后把一个死者的瞳孔不断地放大
  终于对准了我,像一把子弹上膛的手枪
  然而我的眼睛里面一无所有:一个硝烟散尽的战场
  剩下的只有一些残败的野草,以及
  沾满了鲜血的泥土
  一张白布轻易地覆盖了一切
  而一具尸体被紧紧地包裹在里面
  犹如一枚坚硬的果核,在黑暗中
  梗住了我的喉咙
  令人窒息的是他的双手,仿佛已经抓住
  那些最重要的东西。却只是为了
  不让任何人看见,以便可以和他的肉体一起腐烂
  除了假装一种毫不相干的镇静,我知道
  所有的问题都不会得到答案
  在他彻底地进入黑暗之前,我的一切已经轰然倒塌
  
  〈直到被一场大雨彻底地改变〉
  
  直到被一场大雨彻底地改变,一双苍白的手
  还在空中挥舞,可是已经不能抓住什么
  即使有一些东西正在从天而降
  它们也不能成为你的一部分,一朵枯萎的花
  没有任何泥土可以令它复活
  这些急促的雨点,一只只小小的拳头
  它们没有目标,却是如此有力
  而你的脊梁只能扛起石头,这些
  来自天堂的拳头,可以在一个瞬间
  将你击垮。一个注定的失败者
  你的力量来自哪里?你伸出了双手
  而雨却从你的指缝之间穿过
  在雨中盲目地奔跑,然后像一块被扔出的砖头
  重重地跌倒,这是一条优美的抛物线
  所有的精心准备,只是为了
  在泥浆溅起的一刹那,突然被淹没
  甚至停止呼吸
  雨终于进入了你的身体,犹如一个溺水者
  感到了一种刻骨的快意
  只有一种降落的声音从你的耳边呼啸而过
  是什么正在下沉?血液
  仍然在你的体内流淌,而水
  刺入了你的皮肤。从水到水
  一场大雨使一切发生了改变
  这些湿淋淋的火焰
  正在你的灵魂深处燃烧
  
  〈把一根树枝投入火焰〉
  
  把一根树枝投入火焰,一根绿色的手指
  被残忍地折断之后,它再也不能
  抓住春天。那些石头下面的寂静
  正在一只鸟儿的叫声之中苏醒
  然而一根树枝,它只能在一片光明之中
  进入火焰
  然后在升腾的火焰之中,进入黑暗
  像一个双目失明的瞎子
  在黑夜之中看见了太阳
  死亡有无数种方式,它却选择了
  最干净的一种
  这也许是一个注定的结果
  就像一个平凡的人
  从出生到死亡,然后把身体变成
  一堆冷却的灰烬
  它的骨骼在光明的中心燃烧
  所有的火焰将它围绕
  仿佛是在为它上演,一场狂欢的舞蹈
  但是它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
  它的身体正在不断地缩短
  即将消失
  最后的时刻,一种狂喜包围了它
  因为它的内心
  已经被光明和黑暗的双重含义
  彻底照亮
  于是它渐渐地闭上了眼睛
  仿佛是一个殉道者,被抛入历史的深渊
  
  〈让一条鱼在水中停止呼吸〉 
 
  让一条鱼在水中停止呼吸,这无疑是简单的
  只要一只充满暴力的手,就可以轻易地
  结束一个弱小的生命。就像我做过的
  把一种感情从身体的内部,驱逐出去
  让自己成为一只被抽成真空的玻璃瓶子
  在光线的旋转之中,停止跳动
  然而它却始终张开着嘴巴,一串沉默的气泡
  从水中上升,直到越过了自身的高度
  进入虚无。这一点和它的尾巴无关
  它的摇摆是随意的,一个礼貌的招呼
  或者一个华丽的转身,都无法形容
  它在和流水遭遇的时候,那种高贵的傲慢
  但是它并不是一块礁石,所以它必须
  和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搏斗,用向上的姿态
  迎接向下的水流
  于是它终究要在一双瞪大的眼睛里面
  结束自己的一生:一个放大的镜头
  把它熟悉的一切扩大到无限
  就像它在石头下面看见的那个洞口
  在黑暗中等待它的到来
  从水面上浮起的时候,它的鳞片
  仍然在不断地闪光,就像它的疼痛
  让流水发出一阵阵的痉挛
  一条鱼的死亡和河流有关
  另一条鱼的尸体,已经在我的身体里面腐烂
  
  〈一把刀子的光芒在我的手中熄灭〉
  
  一把刀子的光芒在我的手中熄灭。夜晚
  以一种迫不及待的速度到来
  它要抓住的不是我的身体,而是
  这把生锈的刀子,以及里面燃烧的黑暗
  然而刀子已经无法斩断夜晚的喉咙
  它逐渐冷却,犹如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
  在黑暗中不肯闭上
  一切都在流失,它的血液
  已经渐渐地滴干。就像一个被处决的囚犯
  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,它已经不能
  发出一声微弱的呐喊
  这就是它的命运,死亡
  已经彻底摧毁了它
  并且正在折磨着它留下的一切
  它的尸体,以一种残忍的方式
  揭穿了这个世界的真相:
  没有人会放过一把光芒四射的刀子
  因为它的锋利
  它上面闪耀着的纯粹,足以
  让所有注视它的眼睛,变成瞎子
  所以它必须死去,用永恒的沉默
  换取所有人的安宁
  然而现在,它剩下的不是灰烬
  而是一些黑暗的光线
  在夜色之中不停地游荡,像一些幽灵
  试图在黎明到来之前,再次复活
  
  〈被一道掉在地上的月光烫伤〉
  
  被一道掉在地上的月光烫伤,一只深入黑暗的手
  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叫喊,就迫不及待地
  从夜晚的嘴巴里面抽出。一种尖锐的疼痛
  不是来自皮肤,而是天空
  那一个巨大的伤口。所有的伤害都是无法防备的
  至于月亮,它并不是一块清凉的膏药
  从树枝张开的手指里面出现
  像一个不小心泄露的秘密
  一道冰凉的月光,它紧紧地贴住地面
  没有任何的声音,犹如一个幽灵
  突然揭开了脸上的面纱。它不是一滴眼泪
  而是一道太阳的反光
  所以它才会如此地灼热,照亮黑夜
  并把它变得更黑。一道掉在地上的月光
  它逃离了那个遥远的星球,进入黑夜
  并且成为它的同谋。它是如此的虚伪
  把一个人的眼睛掏空之后
  就将黑暗注入其中,直到自己
  比飞鸟的翅膀更薄,更加不可逾越
  美,把它的残忍彻底地暴露出来
  肉体如此的脆弱。一只受伤的手
  只能陷入更深的空虚,就像一块破碎的玻璃
  把所有的锋利都对准了自己。夜晚
  仍然在肆无忌惮地前进,它的敌人
  不是太阳,而是一个人
  他在痛苦之中抱紧了自己,那是他所有的孤寂
  以及,对于死亡的无比热爱
  
  〈 一根麦芒刺中了太阳〉
   
  一根麦芒刺中了太阳,这不是一滴水
  被海洋的怀抱接纳,而是一只疲倦的鸟
  不顾一切地扑进了死亡的巢穴
  从一把锋利的镰刀上面走过之后
  它终于离开了荒凉的大地
  向着天空仰起脖子。它看见了
  那些成熟的麦子,把它们饱满的身体
  放上了一架倾斜的天平
  在那下沉的一端,匍匐着一张饥饿的嘴巴
  它不是一个祭品,而是一个被抛弃的
  废物。就像一个不合时宜的人
  从黑暗之中,投射出来的一道冰冷的目光
  它已经不再留恋一粒脆弱的麦子
  被收割之后的田野
  没有什么比它的空虚更加漫长
  一根金黄色的麦芒,犹如一个勇士
  举起了自己的长矛,却又只能迅速地放下
  因为它并不是一个英雄
  一阵风就可以将它带到任何地方
  死亡即将到来,它看见了太阳的光芒
  正在头顶闪耀。那团燃烧的火焰
  就像一个神话,成为笼罩它的阴影
  在一阵颤抖之中,它站立起来
  像一根针,向着太阳刺去
  它不是要让那个永恒坠落,而是要彻底地拆穿
  那片光明里面,隐藏着的黑暗
  
  〈一块石头永远不会生锈〉
 
  一块石头永远不会生锈。尽管它体内的火焰
  已经冷却,它的血液不再燃烧
  然而它的心脏还在大地的深处
  猛烈地跳动。就像一个沉默的人
  不是为了沉默,而是为了更深地
  触摸虚无
  它体内的铁
  已经不再是铁,而是一些
  顽强的根。它们
  不顾一切地进入黑暗
  一块石头,它要抓住的并不只是大地
  还有自己。那些丑陋的皱纹里面
  镌刻着的除了伤口
  还有命运的痕迹。正是那些惨烈的搏斗
  将它的骨头变得坚硬
  也使它的灵魂,变得高贵
  所以它再也不会恐惧
  时间,这个唯一的敌人
  不断地践踏着大地,它的牙齿
  让一切成为粉末。但是它饥饿的胃
  却不能消化一块顽固的石头
  这是一片荒凉的大地,它的身体
  正在不断地下坠,然而一块石头
  突然把它托起,就像一道耀眼的光芒
  举起了沉沦的太阳
  一块石头,向着天空无限地接近
  
  〈沿着血液的流动上升〉
   
  沿着血液的流动上升,让一支歌
  从喉咙抵达心脏,直到那个唯一的高音
  加入盛大的合唱。一种猛烈的节奏正在到来
  那些无边的寂静,开始倾听
  这种来自大地的声音。一切已经沉寂了太久
  在他的身体里面,只有一个倒塌的舞台
  那些华丽的布景已经被撤除,一道黯淡的光线
  埋葬了所有的眼睛。然而他必须歌唱
  让灵魂从黑夜之中苏醒
  然后像一匹松开了缰绳的野马,向着黎明
  冲刺。这不是一种梦想
  而是一种必须。像一个孩子
  他一直相信,沿着一架梯子
  就可以走进天堂。所有的血管都已经张开
  它们需要的不是一条缓慢的河流
  而是无数灼热的熔岩,从地层的深处
  向上喷发,将一切彻底地淹没
  因为道路,只有经过血液的洗刷之后
  才能变得更加沉重。血液
  只有在流动之中,才能保持一种必要的浓度
  让那些凝聚的盐,变得更咸
  一切都在进行,深渊在不断地下降
  沿着血液,天空在他的身体里面上升
  推开一扇紧闭的门,他看见了
  另一个自己。在那里
  血,就是唯一的元素
  无数次裂变之后,最后的完成


附件列表


0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 没有新货,发组旧的《老墙》等    下一篇 十月,到洛阳看牡丹

同义词

暂无同义词